她是眠熟了——

  她是睡著了——

  星光下一朵斜欹的白莲;

  她入梦境了——

  香炉里袅起一缕碧螺烟。

  她是眠熟了——

  涧泉幽抑了喧响的琴弦;

  她在梦乡了!-一

  粉蝶儿,翠蝶儿,翻飞的欢恋。

  停匀的呼吸:

  清苍渗透了他的周遭的清氛;

  有福的清氛,

  怀抱著,抚摩著,她纤纤的身形!

  奢侈的光阴!

  静,沙沙的尽是闪亮的黄金,

  平铺著无垠,

  波鳞间轻漾著光艳的小艇。

  醉心的光景:

  给我披一件彩衣,啜一坛芳醴,

  折一枝藤花,

  舞,在葡萄丛中,颠倒,昏迷。

  看呀,美丽!

  三春的颜色移上了她的香肌,

  是玫瑰,是月季,

  是朝阳里的水仙,鲜妍,芳菲!

  梦底的幽秘,

  挑逗著她的心——纯洁的灵魂——

  像一只蜂儿。

  在花心恣意的唐突——温存。

  童真的梦境!

  静默,休教惊断了梦神的殷勤;

  抽一丝金络,

  抽一丝银络,抽一丝晚霞的紫曛;

  玉腕与金梭。

  织缣似的精审,更番的穿度——

  化生了彩霞,

  神阙,安琪儿的歌,安琪儿的舞。

  可爱的梨涡,

  解释了处女的梦境的欢喜,

  像一颗露珠,

  颤动的,在荷盘中闪耀著晨曦!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